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神算网高手论坛949494 >

大陆综艺节目闯进台湾(我是歌手)

发布日期:2019-08-22 10:01   来源:未知   阅读:

  由于有台湾歌手黄丽玲的参与,近日湖南卫视开播的《我是歌手3》在台报纸、电视台和网络上引发不小关注,就连制播这一节目的大陆影音网站“芒果TV”,也成为台湾App下载排行榜的冠军。很多台湾观众尤其是年轻人,通过这一渠道同步观看了《我是歌手》的最新进展。

  大陆综艺节目闯进台湾,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记得2014年初记者在台湾采访期间,发现许多餐馆里正在反复播放着《中国好声音》,食客们也乐哈哈跟着看。回溯到2013年,台湾中天电视台购买版权并播出了《中国好声音》,首播就以上佳的收视率打败同时段的《康熙来了》。而随后“登台”的《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也有着不错的收视率,显示台湾本土观众越来越买账。

  时间上溯得再久一点,两岸在综艺节目上的互动不是这样子的。台湾综艺节目曾很强势,一度影响了大批大陆观众。因为它起步早、类型多、创意层出不穷,经过30多年的发展,形成了自己的独特气质,影响范围遍布全球华人社会。

  得益于网络传播的少约束效应,台湾的综艺节目“漂洋过海”来到大陆,在大陆培养了一群死忠的“综艺迷”。记得2002年左右,记者在大学念书时,一些同窗还定时守在电脑显示器上,等候对岸《康熙来了》、《全民大闷锅》等节目的更新,享受期待中的爆笑盛宴。那时候,各种下载网站成为大学生下载收看台湾综艺的主要渠道,《康熙来了》和《我猜》一直都是下载量最高的节目。

  有人说,相对于大陆综艺“寓教于乐”的死板外衣,台湾综艺宽松的尺度、有趣的话题都让人欲罢不能。在台湾综艺的黄金年代里,曾有台湾艺人断言,“大陆综艺至少落后20年”。当年他个人如日中天,如今这位艺人已离世,他的“落后论”断言,似乎也天翻地覆倒了一个个,轮到大陆节目在台湾逆袭。

  参赛的黄丽玲出身于音乐世家,她的母亲当年就曾经参加台湾电视台《妈妈歌王》大赛。不过不同的是,《妈妈歌王》和《我是歌手》前后交替火爆,大陆综艺和台湾综艺似乎也完成了某种交棒仪式。

  台湾《中国时报》1月6日在报道中直截了当地做了一个对比,制作《我是歌手》的湖南卫视2013年盈利63.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台湾所有电视台一年收入的总和。

  收益丰厚,自然舍得制作投入。118cc彩图印刷图库,曾有一个在大陆做音乐总监的音乐人拉着台湾艺人陶晶莹说:“哇靠,大陆现在真是不得了,我想要一个交响乐团就有交响乐团,想呈现的音乐都能做到,太爽了!在台湾,这怎么可能?”

  据台湾“今日新闻网”报道,大陆综艺节目制作费越砸越多,总成本和台湾相差超过10倍,所以才导致台湾电视台干脆直接向大陆购买节目版权。

  从《正大综艺》到《快乐大本营》,再到现在的《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大陆的综艺节目经过这些年的积淀,渐渐摆脱了板着面孔示人的年代。因为大陆观众的口味已经被网络上无处不在的日韩、欧美综艺节目培养得越发刁钻,内容不够吸引、形式不够创新的节目早已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如今已经进入“大片时代”的大陆综艺节目,随着巨额的成本投入、炫目的舞台设计、专业的人员支持等,焕发出了炫目的光彩。这股综艺旋风,伴随着一些精品节目,自然而然地就吹到了台湾。

  像黄丽玲那样,参加大陆节目比赛的台湾歌手也越来越多。而台湾歌手亮眼的表现,也成为两岸网友之间讨论的热门话题,无形中加深了民间的互动。

  像《我是歌手》引发的话题讨论,不但一般观众感兴趣,连政客都过来横插一腿。比如当时还在执掌的苏贞昌就愣愣地说,“好声音”是大陆的统战,不能成为岛内播放常态云云。不料投机不成,反被两岸观众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其后学乖了不再言语。

  台湾媒体在盘点2014年综艺主持人收入排行时,推测小S吸金1.39亿元(新台币,下同)夺冠军,

  吴宗宪和陶晶莹分列二、三。黑马是在湖南卫视效力的台湾主持人欧汉声(欧弟)。去年未进前十名的他靠大陆节目、商演和广告等收入登上第四名。反观多年稳居前三的胡瓜,今年因无大陆市场加持,跌至第五。由此可知台湾主持人依赖大陆市场吸金的比重攀升。

  电视台干脆直接向大陆购买节目版权的做法,吴宗宪语重心长地说:“孤臣无力回天!希望买大陆节目别变成常态。”话语中透露出维护岛内综艺节目的自尊,也更有诸多无奈。

  在业内人士看来,钱的问题是令台湾本土综艺逐渐失去光彩的首要原因。岛内音乐人陈致远说起来就一肚子怨气,“你得给我钱我才有办法去学习嘛,我看到那个场面我就知道我是没法学习的,因为那需要很多资金的嘛。”

  岛内媒体就此发问说,两岸综艺10年来此消彼长,台湾综艺如烟火散落,是否真的穷到只剩下“康熙”?

  钱之外,大陆节目还能提供更好的节目配备,加上庞大的受众群、高频率的曝光,这些,都已经是岛内业界很难给到的。业界资深人士龙丹妮认为,“文化的包容性”也不容小觑。现在大陆爆红的很多综艺节目,都是通过购买海外节目版权然后加以本土化,这已经成为一种制作模式。

  与大陆强大的资源配置相反,台湾综艺人仿佛回到作坊式制作模式,每集几万元的制作费用,自然捉襟见肘,不断萎缩。

  同样参加《我是歌手》的台湾艺人彭佳慧,在大陆重拾走红滋味。她在上中天节目访谈时开心地说:“唱了那么久,能有一个被重视的机会。其实一开始知道要比赛,真的压力很大,和经纪人讨论了很久,最后决定参加站在舞台上面对挑战,当时已感觉自己赢了,因为战胜了自己。”

  习三农三字经李克强会见梁振英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贪官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副书记